尘埃落定

静待夏雨凋零,坐看秋月春风。纯产出。洁癖不定期发作,单双随意。

大概是互攻

关于室长的精明,大概每个S4成员都能吐出些或多或少的词句予以描述,而关于宗像的迷茫,周防无疑看得最多。不是说对方在面对超出现有认知状态下摆出的表情——即使是在最为失意的时候,那人也没有失了眼中的光。这种状态最多持续一秒,随后复原。对于“水雾迷蒙”这种形容周防嗤之以鼻——哪里有雾了,不过是稍微黯淡了些,本性依然惹人厌恶。眼房水的润泽都不能掩饰这人通过心灵之窗折射出灵魂中那最能唤起自己血性本能的特质。身为肉身的本性,即使是宗像也无法彻底违抗。他爱极了这转瞬即逝的黯淡,为此他不介意做哪边,只要能看到这一瞬间,那是他心情最好的时候。一半会适得其反,他脸朝下被对方的虎口钳制得动弹不得。即使处在盛怒的顶点...

我流之解

做人不能太聪明,看事不必太通透。

如果不幸是个天资过人,聪敏过人,事无巨细都能看事通透的,那就装得傻一点,或者说low一点。

如果怎么都只能活得酷帅狂霸拽又屌,那就得当心老天爷的嫉妒。

周防尊,享年24岁。

这不是黑角色更不是黑色幽默,阿尊生得聪明看得通透,我真觉是那块破石板看他不顺眼就收他回去。

古有七步成诗曹子建,才华太高而人为太过坦率,到后来他哥就容不下他。

试想如果一个人是因为太聪明看事太通透而死的,那得是多令人称奇的事情。

相对周防,“完美符号”的青王宗像,我到觉他反而没有像尊那样看的通透。

凡人事物均有其存在之理——宗像也是聪明人,凡世之理看了便懂,并运用各种方法,

因为标题我还是没想好,lo娘又说可以不填,所以我就空着了。【【


还是那个双王的一战背景文。

之前收起来的没法再显示的样子,正好也有点更新,索性重发。

什么时候平坑……天知道【【【

总之我填了【【【  just看开心XD


是谁曾经说过,人类的历史就是由战争、谈判,以及短暂和平组成。

说这句话的人将这三部分比喻为华尔兹的三拍舞步,只要音乐未曾停止,便会按照既定的节拍一直循环往复下去。


说这话的人大概没想到,无论哪一部分,都有可能在途中发生任何出人意料的变化。

而...

段子复段子,段子何其多

*礼尊

* 角色形象崩坏+严重OOC 重要事情提前说。


周防吻上宗像。

不同于以往他们之间的任何一种接触,不带有一丝暴力与挑衅,甚至算不上炫耀的一个单纯的吻。

离开后,周防看到宗像挑挑眉看着自己,无言的发问。

他不急着给答复,而像是发现了新鲜趣味的猫科动物,探出舌尖在那双凉薄得刻薄的唇上轻轻舔过。

这回对方是真的有点怔愣。


“什么把戏,周防?”

“嗯?不喜欢?”


用疑问回复问题是个巧妙而有趣的方法。

但精于此道的人在被反制的时候显然并不这么认为。


“这是某种讯号吗?还是说,阁下终于连最后一拨脑细胞也...

开个小差…………

大俱利x烛台切


*他用自己那与对方一模一样的金眼看着他,一只对应虚无,一只对应深渊。死亡往往被涂抹上根深蒂固的厚重色彩,而重生在人类口中向来是一场夹裹着恶意的轻蔑笑话。但他知道,此刻眼前的人并非虚无,而无论是所谓的前生亦或眼前的今世,他都没打算把对方当作一个笑话来看。


*在对方的眼中看到自己的身影是因为离得足够接近。之后的记忆中有他摘下对方眼罩的画面,但他已经记不大清对方当时露出怎样的表情,是否有开口说过些什么。透过虚无他看到了另一个深渊,顿时无数...

© 尘埃落定 | Powered by LOFTER